34天環游美國(五)


十幾分钟后,在大家快乐的期盼当中,绿龟大巴停在一排小房子前。这便是我们已经知道了的目的地--一个小小的船码头。我的团友们一个个鼓噪不已,似乎将要迎来什么激动人心的时刻。


我很冷静。不仅是冷静,而且还有些扫兴。因为接下来的项目是--劃船--準確地说,是花20美元租一条KAYAK小艇,在曲曲折折的湖道中劃2个小时。大家兴奋的原因和我扫兴的原因其实完全一样,都是因了这个活动,KAYAK。自从春暖花开以来,位于波士顿西南郊的WABAN湖就成了我时时光顾之地。房东家的KAYAK近乎成了我的KAYAK,有一个多月幾乎天天都会拖着小艇到湖中过过瘾,乃至双手虎口近拇指根处各有了一块厚厚的繭子。劃KAYAK故然是我極喜爱的活动,和大家在一起共同劃船游湖想来也应有趣,但---要花20美元做一件我已经做了幾个月的事情,这实在是不太劃算。根據官方提供的湖面地图看,这个在爱瑞湖一侧的小湖就象是一个有点变了形的鹿角。码头不大,紧邻一片水道纵横、绿苇成丛的湖面。岸上是幾排船架,红红绿绿的KAYAK被整齐地摆放着。作为一種適合于单人或双人乘坐的小艇,KAYAK的颜色总是非常艳丽,就算是一条单艇摆放在河边也是一道风景,更何况各種颜色的叠放一处,更是光彩夺目,令人心动。





看到这些漂亮小艇和漂亮小湖,团友们早已欢呼雀跃迫不急待跃跃欲试,我也幾乎未加思索地决定省下这笔钱,稍后到湖边转转看看,用足迹代替桨痕。幾名码头工作人员忙来忙去地收款、发救生衣、搬运KAYAK,很快便有幾位团友先行入水,一路张扬着呼叫着向远处劃去--这更令那些尚未拿到小艇的团友们兴奋。刚刚还寧静致远的湖畔,随着绿龟大巴的到来,幾乎一下子便喧嚣起来。喧嚣是这一哨人马的标志。当前和以后的行动无数次雄辩地证明,这一群人所到之处,无论何时、无关何地,永远是鸡飞狗跳、猫嫌狗厌、四邻不安。再后来,有时就连我们自己也有点抗不住了。


让我稍觉意外的是,决定放弃KAYAK的居然不只我一人。Scott、Susan及两位英国女生也决定放弃。和Scott一样,Susan也来自美国。和他不太一样的是,Susan是一名在美国生活了40多年的菲律宾人。现在在我们的团队中,来自美国的“美国人”虽然只有6位,但構成却極为復杂:Scott和Tami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美国人,其余幾位--Susan早年生活在菲律宾,一位叫Rosario的老兄是20来岁时从意大利移民到的美国,一位叫YI的纽约人长着生动的中国脸--虽然他似乎完全不懂中国话也压根对中国没兴趣,一位叫Jessica的则有着明显的印第安血统。

团队中大多数人的名字我都还没记住,但Susan的名字却牢牢地记住了。这不仅是因为这个名字易记,更主要的原因是:她是我们目前所有人中的老大--67岁。67岁的Susan性格开朗,身體倍兒棒,而且是第二次参加绿龟游行--2年前,她曾和另一群绿龟团友在阿拉斯加的冰天雪地中共度了2周的美妙时光。

现在,年龄排名第一的Susan、第三的Scott和排名第五的我,□不打算劃船了。“五大”之中,居然有三人放弃,这实在是一个可以令人生疑的巧合。还好,还有两个英国小女生--英国来的女生实在是多了点,我后来用了10来天的时间才勉强记住和分清她们的名字。我们三老决定到湖畔的小路远足,目标是美丽的爱瑞湖。随着众多团友们一个个地乘船而走,码头上也慢慢只剩下了我们幾位。打扮得花姿招展的Scott总是喜欢跟女生说笑。在他的巧舌如簧之下,两位女生决定加入了我们的“老年团”,一起向爱瑞湖进军。





湖畔的小路两侧,高低参差着不同的树木和蒿草,将小路四周布满了浓浓的绿意。美国人的环境保护意识極强,而爱护和保护环境的重要體现之一是--尊重大自然的自主选择,不恣意通过人工手段改变环境構成。野树、野花、野草,不管在园艺师眼中的名分地位如何,在自然环境中都一样妆点着总體的和谐之美。阳光斑驳,鸟鸣不已,这一条静静地穿行于林中的小径,極自然地在炎热的夏季铺出了一路的清爽恬淡。这是我们此行的第一次林中徒步,由于经验所限或曰教训不足,所有人都没采取防蚊措施,而毫不见外的蚊子却是无处不在--而且似乎受了Scott的影响,对小女生们格外关照。

两位英国女生对蚊子的反应是强烈的--她们不断拍打的双手、时时扭动的身躯以及幾无间断的尖叫,幾乎会让人感觉到攻击她们的不是幾只飞行速度较慢的蚊子,而是名闻全美的杀人蜂。走在前面的Scott立刻来到了女生身旁,慷慨地拿出了幾袋防蚊湿巾。但蚊子似乎对此不太在意,两名女生仍然时不时尖叫起来--但说实话,情况并没有那么糟,那些尖叫與其说是对蚊子的反应,不如说是对年龄和性别的反应。很快,英国女生决定撤退,这条暂时看不到终点的小路,已成了令她们驚恐的危险之地。Scott的努力终于全部付之东流。





路边,各種野花时不时地引起Susan的兴趣,老太太的相機镜头基本上都是冲着花花草草去的。我和Scott对这些小花基本没什么兴趣。但没多久,一小片浆果--撲盆--却让我们俩兴趣大增。这是我所非常熟悉的一種植物,那些团凑到一起、粉粉红红的小果子曾为我的童年添了不少快乐。美国人对这種小浆果也很喜欢,只是在多数情况下,他们通常不会对野外的野果子动心--他们的逻辑似乎是尽可能地不去侵犯自然--当然总有例外,比如Scott。Scott说他離了婚,一个跟前妻生活的女兒,家里现在只有一只小狗。Susan说她也離了婚。孩子们都已自立成家。家里现在连只狗都没有。我趕快说虽然我家里也没狗,但跟老婆关系很好,生活很幸福。


沿着林中小径曲折前行,约40分钟后便隐隐聽到了水声。走出林地,豁然开朗,一大片沙滩直呈眼前。涛声阵阵、水面辽阔的爱瑞湖,如同隐在林后的另一个世界,毫无遮掩地展现着她的美丽與奔放。潮涌浪叠,水天一色,不断掠过的风带来了水世界的完美清凉感觉。就我而言,此时并不需要太多的美景。有长长的沙滩走,有阵阵的风吹,有时响时轻的浪花声聽,有偶尔飞过的水鸟看,有湖畔林边的老灯塔赏,这已经足够。




大部队的劃船时间是2个小时,加上七七八八的时间担搁,我们总的时间约为2个半小时。在湖边逛了半个多小时以后,我们顺原路返还。尽管可以算是故地重游了,但一路上居然还象第一次般时时发现些小驚喜,如一株长相奇特的树、一朵独自绽放的花、一张编织细密的蛛網等。这次无奈之中的选择,竟然很精彩地为旅行开了一个好头,感觉很美妙。当然,那些选择了KAYAK的团友们,感觉也肯定非常美妙。

告别了爱瑞湖,浑身绿意盎然的绿龟大巴重新上路,向着下一个目标--今晚的宿营地--位于阿利根尼国家森林公园(Allegheny National Forrest)的绿柳湾(Willow Bay)。这名字相当有味道,極符合中国美学传统中的山水意境。有点汗颜的是,根據绿龟此行的安排,一路上将会经过太多有名的美国国家公园,所以象这種名氣不算太大的地方,我甚至都没在網上作最简单的搜索。在交了定金不久,我便打定主意:一切尽由了绿龟做主,随便安排,绝对聽话。


大巴奔驰,窗外的景色一掠而过。森林、田野、湖泊、村莊、溪流、漫漫的小山、蓝天白云、偶尔出现的牧场和三三两两懒散的牛马、偶尔在路边怡然自得的野鹿、飞掠而过的广告牌。。。这些在美国人眼中平常之極的身边环境,在我们的眼中都是美丽的风景。美国的东北部太多浩大的森林,鲜见农田--这與我所熟悉的中国的景象恰好相反。每当窗外有村舍和农场出现时,我总是会有点难以名状的激动,似乎那长着某種莊稼的农田也弥漫着某種家乡的味道。不仅我一个人为窗外的景物所吸引。在开始的一段时间内,车上的大部分人都贪婪地注视着窗外,时不时便会响起相機快门的咔嗒声。这些主要来自欧洲的老外们并不比我更了解美国--而美国的粗旷大氣與欧洲的精致繁復又有着明显的不同。


中午时分,大巴在一处购物中心旁停了下来。无论是大巴还是我们自己,都需要采购些给养。今天将是我们的第一个宿营日,每位团友都对这个在外支帐蓬过夜的时刻有些期待,并早已打算好要弄些酒快活一番--而且昨天目睹了我们眼巴巴买不成酒的Manvel特别强调:“我保证你们在这里能买到各種酒!”进入超市内的酒类专区,我们一群人都有点傻眼。一眼望去,各種品牌的红酒啤酒洋酒四面八方地好不热闹,但细细找来,却找不到哪怕一種小包装的啤酒--这里的啤酒全是24瓶一箱的,而多数卖啤酒的地方会有很多6瓶一箱的。尽管大包装的啤酒似乎價格还很公道,但我们每个人的战斗力都远远达不到一整箱的水平,而且车上也找不到那么多的格外空间给很多箱啤酒。

很快,投资入股、合伙采购的提议便开始在我们中间漫延。我、Cris两口子和Colin夫妇结成了购酒同盟,共同搞了一箱某陌生品牌的啤酒。一箱24瓶,加税共37.70元。看着幾位忙来找去的翻钱,我先到款臺把帐结了,回过头再找他们收钱。

只是,当时没想到,37.70除以5,这个帐不太好算--这个钱也就不太好分配。两伙人这个多给点,那个少给点,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吃亏的感觉,反正我是立刻决定以后要单干--事实上以后除了幾名结伴旅游的英国女生之外,其余人等似乎再也无此提议了。


两位肩负着我们生活大计的司機--Andy和Manvel--更没闲着,不仅又补充了些水果食品,还买了近20袋冰块补充进冷藏柜中。在天氣如此炎热的情况下,没有这些冰块的帮助,柜子里的各種食物很快就会变质的。冰块是美国式生活方式的一个特别缩影。这種水的结晶體是美国许多家庭的必备,多数双门冰箱上都有出冰口,以利于人们在喝酒或饮料时可以方便的加冰。在冷冻箱里弄点冰块并不困难,但人们很少会自己用冰箱大规模地加工冰块,多数超市也都有冰块销售,一般2美元上下一大袋子,买了往冰箱里的冰桶中一放,随用随取。我们的绿龟大巴有两个利用冰块冷藏食品的大冰柜--下面有排水孔直通地面,冰块化成水后便一点点排到了车外。但由于每次都会放满一大柜子冰,而且柜體周围又用保温材料做了特别处理,所以柜内冰块的融化过程是相当缓慢的。除了这两个大家伙要用冰,在车厢过道中还有一个白色的塑料冷藏箱也要用冰--这个冷藏箱是给我们放饮料啤酒的--在以后的日子里,这个箱子里幾乎24小时都充满着各種品牌、各種大小的啤酒、红酒、RIM酒和VODKA。




作为一家事实上的移动旅馆,有必要再简单介绍下绿龟大巴的设施。特别是在车门附近的饮水機和垃圾桶。人多、天热,这两点决定了大巴车必须提供充足的饮用水。Andy不止一次地骄傲强调:我们的水足够多,大家想喝就喝,别喝着自己。位于车厢前部的饮水機里总是水量充沛--水没了就再往里倒,车體底部行李舱中有十余个大水桶呢--要是那里也没了水,趕快找个水笼头灌就是了,反正水笼头淌出来的都是直饮水。和饮水機整合在一个木箱子里的是两个垃圾桶,一为不可回收的生活垃圾专用,一个专门回收饮料瓶和易拉罐。美国人的环境观由此可见一斑。以后的某一天,我和Manvel一起,将收集起来的瓶瓶罐罐放到营地的可回收垃圾箱里--由于那个垃圾箱容量有限,我们俩还得一个个地将易拉罐弄瘪压扁--这个费力而无人喝彩的过程,倒是给了自己一个愉快的心情。


车厢后部,紧邻卫生间之处有一个不太长的长椅,其长度可容两三人并坐但却容不得一人平躺--除非将腿蜷起来。长椅前有一个小臺桌。这是一个看不上不错的聊天的空间,但在以后的日子里,这里成了一位意大利哥们的专有领地,他白天晚上地盘踞在这里,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他是怎么在这张椅子上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的。


那张不太长的长椅的上方别有洞天,悬空布置了一个可以凭推拉门封闭的独立卧室。这里是司機的专有休息间。美国法律和人类的身體局限都有一个共同的要求,在长途驾驶时,两位司機必须轮番工作、轮番休息。如果不给他们一个单独的空间而是和我们挤在一起,那么这份工作的薪水就必须很高很高才会有人肯尝试。



这是一辆改装了的普通大巴。但在我们看来,这辆神奇的大巴已远远不止一辆汽车那么简单。它还是我们酒吧、旅馆、观景臺,是我们的家和家中的卧室和会客室。我们在这里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新朋友们没完没了的聊天欢笑。特别是在旅程展开的头幾天里,在大巴在白天行驶时,车厢里幾乎就从未安静过。一批人讲累了,休息,另一批人接着讲,然后休息,另一批休息好了的接着讲。这是一个找不到开头也不容易找到结尾的聊天接龙游戏,奇怪的是每个人都会自然而然地找到一个適合自己的位置。




未完待续


何润宇 《34天环游美国》



相关阅读: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













  




美加旅游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,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,不為其版權承擔責任。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信息(文字或圖片),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#meijialx.com(發郵件時請將#替換為@)與我們取得聯系。


相關鏈接:美國華人旅行社 【美國旅游指南必讀資料整理】 

上一篇:34天環游美國(六) 下一篇:34天環游美國(四)

动物总动员标准走势图 做剪纸能赚钱吗 棒球比赛比分直播 前几年小本赚钱方法 什么网游容易赚钱 四川宜宾农村养殖什么能赚钱 天津11选5号码组合 网上直播老虎机赚钱吗 辽宁35选7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默默的赚钱英文 4月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奖金 大发湖北快3计划群 萬豪线上娱乐首页 女性赚钱 沈阳棋牌客户端下载 勇者斗恶龙11 船 赚钱